开家平民西餐店

发布于:2018-10-7 16:13 分类:价值   

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靠着平民化的西餐,最高月营业额超百万。他就是在广州创业的王爽。

王爽老家在湖南,一家五口,日子并不富裕。1997年,大学毕业的王爽只身到广州打工。五年时间里,从用几千元卖水果起步,挣下了50多万元。

2002年5月的一天,为给朋友饯行,王爽决定开一次洋荤吃西餐。在格调高雅的酒店西餐厅里,王爽感慨万千,情不自禁地说:“要是普通人都能经常吃吃西餐,那该多好啊。像我的父母,也许一辈子都吃不到西餐。”同学开玩笑地说:“你现在是老板了,大不了自己开一家西餐厅,想吃就吃。”王爽心头一震:这倒是一个好主意,如果开一家平民化的西餐厅,让普通人都能吃到西餐,应该很有市场。

送别同学后,王爽就投入到了西餐厅的市场调查中。广州的西餐厅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?在广州开一家平民化的西餐厅有没有市场呢?带着这些疑问,王爽天天奔波于广州市内的大街小巷。结果他发现,广州市区大型西餐厅的成功率只有30%—40%,投资几百万,风险大。而与之相反的是,价格适当的低价西餐厅符合更多人的消费心理,成功率在80%以上,投资也不足50万,而且当时广州的低价西餐厅只有三四家,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王爽对西餐业不熟悉。怎么办?学!王爽买来有关西餐的专业书籍,狂啃了一个月,初步掌握了开西餐厅的一些要领和思路。但仅有理论还远远不够,他决定去西餐厅打工取经。

2002年8月,王爽在环市路一家著名的西餐厅找到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。一有空闲,他就跑到后台的西餐师傅那里,帮师傅们忙这忙那,找机会跟师傅们套近乎,请教西餐做法和原料采购渠道的问题。王爽了解到,西餐厅的利润空间其实是很大的,100%都是低的。自己开低价西餐厅完全可以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将价格降下来,而且仍然有不小的利润空间。

心里有了底,王爽便开始寻找铺面。走遍了市区各大商业街和商业区,王爽拟定了三个地点。一个位于大学附近,这里大学生多,对西餐的热情比较高,有一定消费能力;一个位于高档小区附近,有钱人多,消费能力比较强;还有一个位于商业步行街,这里人气旺,潜在的西餐消费需求大。对比后,因价格合适,消费人群更集中,他选择了大学附近作为店址。

2003年7月,王爽将水果店盘给别人,把自己的50万元积蓄全投了进去,开了一家平民西餐厅。

要做好一间西餐厅不太容易,王爽深知其中的道理,价格便宜,但食物的品质不能降低,而且用餐的环境也不能马虎。因此,在装修时,为了体现平民化的格调,王爽特别请设计师对室内布局和色彩搭配进行设计。整个餐厅以蓝白色调为主,相互映衬,呈现一派古朴和雅致。接着,王爽又高薪聘请了几位优秀的厨师,年薪十几万。不过,王爽觉得很值。一句话,就是为了保证餐厅的高品质。

开张第一天,和预期的一样,来西餐厅的学生特别多,一天收入近2万元。一个月的纯收入达到5万元以上。王爽喜出望外。然而第二个月,顾客渐渐少了。王爽一打听才知道,虽然价格便宜,但菜品太少,很多人都吃腻了。看来要想吸引和留住客人,除了便宜,还必须经常推陈出新。不久,王爽就在保留西餐特色的同时,又接连推出了日本菜、韩国菜以及泰国菜等,生意又大大转好了。

一天,王爽去一家酒店给朋友订房。在前台结账时,服务小姐对他说:“先生,您使用的信用卡按照我们和发卡行的合作协议,可以享受8折优惠。”王爽一听,一个念头闪了出来:对啊,银行大都拥有自己的特约商户,持卡人持卡消费时都能享受到特别的优惠。如果我和其他商家建立互惠联系,则不但可以更好的服务客人,增加西餐厅的营业收入,同时还能提高西餐厅的影响力。而对其他商家而言,也能从中得到好处,皆大欢喜。

说干就干,王爽对西餐厅附近的一些快餐店、鲜花礼品店、时尚饰物店进行了一次“大扫荡”,劝说他们一起建立消费联盟。时尚饰品店老板有些犹豫,王爽见状微笑着对老板说:“我给你举个例子,如果有喜欢时尚饰物的客人来我的西餐厅消费,我在给他打折的同时为他提供你时尚饰物店里的现金消费券20元,你说他会不会来你店里?”店老板觉得不错,很快就和王爽达成了协议。

在王爽的游说下,合作商户联盟很快建立起来。王爽和商户们约定,凡是在这些商户中任意一家进行消费的客人,都可以在其他合作商户享受特别的价格优惠。服务推出后,效果很明显,不但来西餐厅消费的人越来越多,而且合作商户们的生意也好了很多。王爽如法炮制,吸收了几十家商户加入了这个合作联盟,生意越做越火,最高的一个月营业额突破了100万元。

2004年2月,王爽以第一家西餐厅的资产做抵押,从银行贷了100万元开了一家分店。而如今王爽已经拥有了五家平民西餐厅。他招聘几个经理,把西餐厅的日常事务交他们负责,自己则专心研究西餐厅的战略管理和业务开拓。周末是西餐厅生意最忙的时候,但王爽却常常抛开店里所有的事务,躲开这喧嚣的都市,在郊外农村的别墅里静静地思考西餐厅的发展方向。每周如此,雷打不动。今天,王爽已经成为广州有名的“平民西餐王”。